當前位置:首頁 >> 管理研究院 >> AG8亚游觀點 >> 熱點文章 >> 正文

中國“世界500強”:光環下的陰影

文章來源:本站原創 | 發布時間:2015-08-07 | 文字大小:【】【】【】 | 瀏覽量:2203

【本文導讀】7月22日晚,《財富》雜誌官方網站公布了2015年世界500強企業名單,中國企業表現搶眼,再次刷新進入世界500強排行榜名單的企業數,達到106家,占世界500強總數的21.2%。僅比美國25.6%的統計數據低了4.4個百分點。上榜企業數量穩居世界第二。

文/張起花

來源、企業觀察報記者

7月22日晚,《財富》雜誌官方網站公布了2015年世界500強企業名單,中國企業表現搶眼,再次刷新進入世界500強排行榜名單的企業數,達到106家,占世界500強總數的21.2%。僅比美國25.6%的統計數據低了4.4個百分點。上榜企業數量穩居世界第二。

某種程度上,《財富》世界500強排行榜被看作是世界經濟的“晴雨表”。中國企業研究院首席研究員、中國企業改革與發展研究會副會長李錦在接受企業觀察報記者采訪時分析說:“中國企業進入世界500強的數量前年增加了12個,去年增加了7個,今年增加了6個。這說明中國的經濟處於穩步上升、向前發展的狀態,但發展速度明顯下降。”

對此分析,中投顧問研究總監郭凡禮表示認同。他認為,從近3年榜單上中國企業數量的變化可以看出,中國經濟發展正進入新常態。是我國從高速增長轉為中高速增長,從規模速度型的粗放增長轉向質量效率型的集約增長,從要素投資驅動型增長轉向創新驅動型增長必然會出現的發展趨向。

雖然,主榜單上中國企業的表現似乎非常風光。但是,從最賺錢的50家公司、虧損最多的50家公司、新上榜和重新上榜公司、50家員工人數最多的公司、排名提升最多和下降最快的公司等子榜單情況來看,在體現企業競爭力的關鍵數據上,如企業利潤、人均創效水平等方麵,中國企業顯得比較遜色。 對此,李錦直言:“中國企業進入了大企業時代,但不得不注意的是,中國企業也整體呈現出大而不強,大而不優的特點,實體經濟與虛體經濟倒掛嚴重,部分企業盈利能力差,虧損嚴重,發展穩定性不強等問題突出。”

銀行對實體企業支持力度不足

2015年,進入世界500強的106家中國企業涵蓋了銀行業、保險業、采礦與原油生產業等在內的將近30個行業。其中,在中國企業所屬行業數量排名前3位的是采礦與原油生產(15家)、銀行(11家)、金屬產品(10家)。

按照營業收入排名,今年前3名的公司依次為:沃爾瑪、中石化、殼牌石油。而按利潤排名,最賺錢的前三家公司分別為中國工商銀行(601398,谘詢)、蘋果、中國建設銀行(601939,谘詢)。中國工商銀行利潤為448億美元,較上一年增長了5%。蘋果公司利潤為395億美元,比上年增加了6.8%。

對此,李錦分析說:“從世界500強榜單上的中國企業類別及盈利情況來看,銀行業居於絕對競爭優勢,除了采礦及原油生產類企業,實體企業相對較少,且盈利能力普遍偏差,甚至很多處於虧損狀態。這其實是一種不健康的反常現象,說明我國銀行對實體企業的支持力度還不夠大。”

據本報記者了解,早在2012年,中國最大的5家商業銀行(工、農、中、建、交)營業收入占500強企業收入總額6.2%,利潤占35.6%。268家製造企業創造利潤還不及五大銀行利潤總和的57%。在服務業500強中,銀行業以不足一成的企業數量貢獻了近七成的利潤總額。

此後,這種現象日趨嚴重。2013年,財富世界500強排行榜上,中國大陸有9家銀行上榜,占據中國上榜89家企業利潤總額的55.2%。與此相比,美國有8家商業銀行上榜,利潤則僅為其所有上榜公司利潤的11.9%。

進入世界企業500強榜單的中國企業數量越來越多,這本讓人欣喜 。但發展質量方麵的諸多隱患也不免讓人擔憂:企業虧損麵擴大,金融企業占比偏高,人均創效較低,核心競爭力較弱……這樣的“大”究竟有多大的意義?以大為榮是否需要及時反思與警惕?

直至今天,這種局麵仍未改變。李錦表示:“ 銀行業利潤畸高對於整個實體經濟來說絕不是好現象。銀行業是服務性企業,處在經濟產業鏈條的支持環節和從屬地位,即:銀行業的利潤歸根結底來自於實體經濟、實體企業創造的利潤,是從實體企業創造利潤中分得的部分。作為服務於實體企業的銀行業,如果從實體經濟、實體企業中攫取了過多利潤成果,可能對實體企業乃至對整個中國經濟都將造成嚴重影響,甚至成為經濟、金融危機的引爆點。”

他認為,如果銀行利潤過高,那麽,實體企業利潤必然就被“盤剝”得過多,直接影響經濟中最重要因素——實體企業的生產積極性。同時,銀行利潤畸高、盤剝實體企業成果過多,反過來又影響自身利潤的持續性甚至導致信貸資產風險增大。

因此,李錦提醒說,這一現象必須引起我國相關管理部門足夠的重視,重新調節調整銀行業與實體企業之間的利潤分配已經是當務之急。出路在於適度遏製銀行業利潤過高的狀況特別是存貸款利差過大現象,盡快實現利率市場化。而各大銀行也需克服過度依靠資產擴張來獲取暴利的路徑依賴,轉而向客戶提供高效、優質、高附加值的服務來向中間業務要效益、要利潤。

三類企業發展勢頭偏弱

查看世界500強榜單上的中國企業,會發現入圍的中國企業行業集中化程度比較明顯,在金融、能源、化工、鋼鐵等行業的數量最多,第三產業及高技術產業和新興產業的數量較少。

同時,AG8亚游也看到,在2015年世界500強企業名單上,在排名下降最多的20家公司中,中國占據5家,且無一例外都是鋼鐵、能源或礦業公司。與去年相比,武漢鋼鐵集團公司今年下滑190位,跌至500強榜單最後一位;中國五礦集團公司今年下滑65位,跌至500強198位。

如果查看近幾年發布的世界500強企業名單來看,中國重工(601989,谘詢)業企業在榜單的排名下滑幅度均比較大。雖然一些科技等新興行業在榜單中的表現比較亮眼,呈現上升態勢,如:聯想集團和華為公司在今年的榜單中分別上升至231位和228位,和去年相比上升幅度都將近60位。但是,相比美國、日本等國家,這類企業的數量還是太少。

對此,李錦分析說:“上榜的中國企業多是經營剛性需求產品的公司,如石油、電力等。其他新上榜的企業多集中在基礎性產業,而技術密集型產業幾乎少見。這樣的現狀說明,我國的經濟結構調整速度還是太慢了,高端裝備及機械製造業企業、高新技術企業、現代服務業企業,這三類企業發展勢頭整體偏弱,缺乏國際競爭力。”

目前,中國正在大力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推動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先後提出了“互聯網+”與“中國製造2025”等規劃藍圖。李錦希望這一係列舉措能有效推進中國經濟的分化調整,促使一批新產業、新業態加快孕育,及早讓中國經濟走向中高端發展水平。

中投顧問研究總監郭凡禮也分析說:“這表明,我國雖然已經加快對高耗能、高排放行業落後產能的淘汰,並著力發展服務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但目前取得的效果尚不顯著。因此,未來我國還應繼續加大對發展技術密集型產業的支持力度,提高其核心競爭力。”

經過30多年的高速發展,中國傳統的增長模式受到資源、環境雙重約束已走到盡頭,同時也無法解決增長效率不斷下降的難題,傳統產業產能嚴重過剩。 以鋼鐵行業為例,目前中國一年粗鋼產量在8億噸左右,但產能卻高達12.5億噸,產能利用率僅有65.8%。

國家主席習近平曾在河南考察時首次公開判斷中國經濟發展已經步入“新常態”。即:從高速增長轉為中高速增長,從規模速度型粗放增長轉向質量效率型集約增長,從要素投資驅動轉向創新驅動。

為此,近年來,中國開始嚴控高耗能、高排放行業擴張,加快淘汰落後產能,大力發展服務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2014年,鋼鐵、水泥等15個重點行業淘汰落後產能年度任務如期完成。

今年上半年經濟數據顯示,第三產業增加值占GDP的比重為49.5%,高於第二產業5.8個百分點;最終消費支出對GDP的貢獻率為60.0%,比上年同期提高5.7個百分點;單位GDP能耗上半年同比下降5.9%。

這樣的發展趨向是值得欣慰的。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企業研究所所長助理袁東明表示:“過去,中國經濟發展主要是靠要素驅動、投資驅動的,資源型、基礎性產業發展獲益最大,相應地,這類企業擴張也最快。為提高經濟發展質量,中央高瞻遠矚地提出經濟增長動力要從要素驅動向創新驅動轉變,號召‘大眾創業、萬眾創新’,並積極布局智能製造、‘互聯網+’等緊跟全球技術發展潮流的高新技術產業,相信未來500強企業中,技術密集型企業會越來越多。”

盈利能力仍是最大痛點

今年的世界500強入圍門檻提高至237.2億美元;總收入達31.2萬億美元,比上一年增長了0.49%;但總利潤比去年減少了14.76%,為1.67萬億美元。我國企業在世界500強榜單上的數量雖然越來越多,看上去大公司正不斷湧現,但企業盈利能力卻沒有同步提升,甚至還有不少上榜企業是虧損的。

在2015年世界500強虧損最嚴重的50家公司中,中國企業占14家,其中中國鋁業(601600,谘詢)和鞍鋼集團公司以2014年虧損17.58億美元和12.97億美元成為前兩名虧損最多的中國企業。

中國石化(600028,谘詢)雖然排名世界500強第二,但是利潤還不及排名第四的中國石油(601857,谘詢)。中國工商銀行排名第18位,但是,利潤卻處於世界500強最高的位置。

由此可見,世界500強雖然名為“強”,但由於其是以銷售收入為標準排名,所以此榜單嚴格來說是“銷售榜”,榜單上的不少銷售巨無霸,同時還是虧損大戶。

對此,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企業研究所所長助理袁東明表示,中國企業在榜單上的表現是和中國的經濟發展特征相符的。大陸最賺錢的11家企業都是壟斷性企業,分布在石油、銀行、電網和通訊領域,它們既受益於中國經濟規模的擴大,更受益於壟斷利潤的獲得。虧損最多的13家企業中,除中國機械工業集團外,其他企業都分布在鋼鐵、有色、化工、煤炭等重化工行業,這些行業都是產能過剩行業,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後,首當其衝受衝擊的都是這些行業。

尤其是煤炭行業,在經曆了2012年前的“黃金十年”後,煤炭價格大幅下滑,產業虧損麵達到90%以上,一些大型煤炭企業由於前期擴張過快,負債率非常高,企業效率又低,“寒冬”一來,成最難熬的企業。

同時,他也直言不諱地指出另外一個有意思的現象:“最賺錢的企業和虧損最多的企業,都是國有企業。顯然,這也在告訴AG8亚游,要加快推進國有企業改革,進一步破除各種形式的行政壟斷。”

說到這裏,不得不提起關乎我國企業人均創效水平的世界500強熱門子榜單之一,50家員工人數最多的公司,中國企業占了17家,而且90%的企業是國有企業,這從另一個側麵也反映出我國國有企業加快改革步伐的必要性和緊迫性。

對於虧損企業榜單,中投顧問研究總監郭凡禮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也從其他視角進行了深入剖析:“我國陷入虧損的企業大多屬於能源等自然壟斷性行業和冶金等周期性行業,自然壟斷行業提升競爭力的動機不強,周期性行業的發展則主要依賴於國家政策。因此,這兩個行業的企業自身競爭力明顯不足,在目前經濟處於轉型時期和國家政策支持力度下降的背景下,企業規模雖大但盈利能力達不到要求。在未來應積極進行產業升級和行業整合,形成真正具有競爭實力的企業。

統計顯示,2014年世界500強公司的總利潤提高了27%。上榜的128家美國企業總利潤為7987億美元,平均利潤額達到62.4億美元。相當於占世界500強公司總數約1/4的美國企業提供了2/5的利潤;而上榜的中國企業雖然數量增加了,但總利潤卻隻增長了17%,平均利潤為32.2億美元,低於世界500強的總平均水平近10個百分點,僅相當於美國企業利潤的一半。今年情況並未改觀。

李錦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中國上榜企業持續增多、排名普遍提升,說明中國企業在做“大”的方麵繼續保持著高歌猛進的良好勢頭。 然而,麵對經濟下行壓力,以及經濟結構持續調整帶來的陣痛,中國企業在做強做優方麵,仍然任重道遠。

他認為,國家之間的競爭,歸根結底在於企業之間的競爭,企業強則國家強。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能夠進入世界500強,說明中國正在進入大企業時代。大是有意義的,意味著有資格在國際市場爭奪決定權、話語權。然而,要想取得可持續的發展,要想取得絕對的市場競爭力,企業不僅要大,而且要強、要優 。

企業發展穩定性較差

與去年相比,2015年世界500強有23家新上榜與重新上榜的公司。其中,有10家公司來自中國,內地6家,台灣3家,香港1家。2015年世界500強榜單中,排名提升的企業有20家,中國企業占11家。2015年世界500強榜單中,排名下降的企業有20家,中國企業有5家。

其中,中糧緊隨美國航空集團,排名上升了129位,是今年的榜單上排名上升第二多的公司。而武鋼的排名下降了190位,是榜上下降最多的公司。這說明中國企業發展的穩定性相對較差。那麽,這是什麽原因造成的呢?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企業研究所所長助理袁東明分析說:“這一現象是我國步入‘新常態’後企業分化的突出表現。我國經濟進入‘新常態’,工業增速大幅放緩,工業企業分化不斷加劇。”

他認為,這種分化大致有三個特征:一是行業間企業分化明顯。重化工行業、產能過剩行業處在深度調整之中,高端裝備製造業、戰略新興技術產業以及電子商務、智能物流、互聯網金融等為代表的新業態以兩位數的速度在增長。

二是同一行業內的企業分化。一些行業雖增速放緩,但優勢企業依然保持穩定發展態勢,劣勢企業則加速萎縮。如在鋼鐵和煤炭行業中,在多數企業虧損加劇的背景下,寶鋼和神華等龍頭企業憑借綜合競爭力取得了較好的盈利。

三是地區間企業的分化。傳統產業比重較大、產業結構調整進展較慢的東北、西北、華北等地區工業增速明顯回落,而長三角、珠三角等結構轉型先行地區相對較好。

就此問題,中投顧問研究總監郭凡禮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分析說:“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國經濟正處於轉型發展時期。考慮到傳統的發展模式受到環境、資源雙重約束,已無法解決增長效率下降和產能過剩的雙重難題,為實現經濟社會的可持續發展,我國正積極推進結構調整和產業升級,從而導致傳統行業發展受限。同時,一些新興產業企業發展勢頭因經濟和政策形勢利好而發展迅猛。”

李錦也補充說:“當前的中國經濟處於動蕩調整期,關鍵的改革期,各類資源加速重組整合期。中國企業一方麵要順應全球經濟一體化趨向,受國際經濟大環境影響。另一方麵還要積極適應中國全麵進入‘新常態’的現實。在我國經濟增長速度換擋期、結構調整陣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三期疊加的背景下,各類企業之間的差距必然會漸漸拉大。”

從國際環境來看,美國的量化寬鬆政策導致全球經濟日趨複雜,而歐洲和日本效仿美國的量化寬鬆政策,也並未利好世界經濟。全球經濟不景氣,給中國保持經濟高增長帶來困難。同時,中國在經濟和安全方麵麵臨的戰略競爭加劇,需要極為慎重,同時又不能不作為。

從國內環境來看,2015年是中國全麵深化改革的關鍵之年,全麵推進依法治國的開局之年,全麵完成“十二五”規劃的收官之年。經濟結構調整、生態治理、能源安全和勞動力配置等都是擺在中國政府眼前的緊迫問題。中國現代化建設的目標能否實現取決於正在進行的改革能否取得成功。

李錦認為,世界500強榜單上產能過剩行業中的企業排名下降幅度較大,有些甚至還處於嚴重虧損狀態,說明這些企業還沒有通過產業結構調整、產品結構調整來扭轉自身的被動發展局麵。

■ 鏈接

中國企業發展需多問幾個是否

2011年至2015年,在世界500強榜單上,中美企業數量相差分別為64、53、37、28、22,從數據中可以看出,中國企業在日益激烈的競爭中保持著強有力的發展狀態。中國企業研究院首席研究員,中國企業改革與發展研究會副會長李錦認為,從這個數據變化可以看出,中美企業即將進入世界500強的決戰期。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企業研究所所長助理袁東明也分析說,2014年,中國經濟保持了7.4%的增速,盡管與前幾年相比,有較大回落,但仍處於中高速增長階段。同期,美國、日本及歐元區的增長率均遠低於中國。美國複蘇較快,達到了2.4%,歐元區0.9%,日本則是零增長。按經濟增量計算,中國是美國的1.7倍,是歐元區的6倍。得益於中國經濟規模大幅領先性地擴大,中國企業的體量必然是越來越大。展望未來,中國經濟仍會保持一段時間中高速增長,中國企業進入世界500強榜單的數量也還會增加。

但是,AG8亚游不得不承認,我國企業在市場競爭、品牌競爭,以及人均創效能力等方麵與美國、日本、歐洲企業仍存在較大差距。業界專家建議說,今後中國企業的發展不能隻看銷售收入,也要重視盈利能力,人均創效水平。企業發展過程中需要多問幾個是否:創新能力是否真正提高?治理體係是否完善?發展效率是否提高?國際化水平是否提高?

網友評論

評論

全部評論

全國統一服務熱線:

真實姓名: 聯係電話:
聯係郵箱: 您的性別:
公司名稱: 所屬行業:
所屬部門: 所擔職位:
您公司的人員規模?
您目前所麵臨的問題?
您是如何知道AG8亚游方略公司的?
貴企業之前是否與谘詢公司有過合作?
您的姓名: 聯係電話:
聯係郵箱: 所在公司:
聯係地址: 留言主題:
留言內容: